□
  李銀昭
  有一些聲音,在我們的生命中,有些微弱。然而就是那些微弱的聲音,不經意間,如春風拂面,如露落睡蓮,喚醒我們的良知,滴潤我們的心靈,提示我們匆忙的腳步慢些,再慢些。
  去年夏天,北京遇上了多年不遇的暴雨。暴雨最大的那天,我就在北京機場。當時我們已登機,因暴雨飛機延時,不能按時起飛。機艙外電閃雷鳴,傾盆大雨,機艙里的人,最初還能忍耐,可是滿滿的一艙人,隨著起飛時間的一拖再拖,最後到了無法忍耐的地步。
  悶熱的機艙里,乘客先是坐著發發牢騷,後來是站起來向空姐要拖延時間的解釋,向乘警要飛機不能起飛的說法。小小的騷動,慢慢變成雙方據理力爭,甚至指手畫腳、瞪眼揮拳。眼看這種爭辯吵鬧,瞬間就要演變成一場打砸場面。這時,一個聲音的出現,平息了整個機艙。
  這個聲音很小,小得有些微弱。這個聲音是坐在我身後的一位大嫂發出的,她是整個機艙中少數安靜的乘客之一。
  她說,“下那麼大的雨,響那麼大的雷,飛機起飛,還不如就坐在這裡安全呢。”
  就這麼一句話,簡單,平實。飛機因暴雨耽誤起飛,我們不能按時回家,這跟空姐、乘警是沒有直接關係的。如果強硬起飛,說不定會遭遇雷擊的危險——滿滿一艙乘客被一句輕言細語猛然驚醒,終於看見了事情的本質和真相!
  另一件事,發生在中俄邊境的黑龍江東寧口岸。
  東寧口岸是一個小口岸,中俄兩國間隔著一條河,這條河叫綏芬河。來來往往的車輛,要通過綏芬河上的橋過關。那天我們乘坐的是一輛搭載40多人的大巴,在過關時,足足等了幾個小時。尤其是當我們的車開上橫跨中俄兩國間的橋梁時,在橋上也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。在過關的焦急等待中,車上幾位乘客要求下車“方便”,可帶車的導游小姐解釋說,兩國間的車一旦上了橋,是不能開車門的。尤其是人不能下車,如果下車,俄方警察是可以舉槍的。儘管導游說這種事曾經發生過,但幾位乘客還是堅決要求開門下車“方便”,並嚮導游小姐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,比如:過關為什麼這麼難?安檢為什麼這麼慢?導游一時難以回答,他們也並非要得到回答,無非是用這種看似“君子動嘴不動手”的辦法,脅迫導游下車為他們的“方便”去向俄方警察求情。就在導游無可奈何地一邊打開車門,一邊說“那我就冒著生命危險去試試”時,幾位俄方警察迅速舉起了槍。就在這時,一位乘客站了起來,這位站起來的乘客離車門很近,他用手擋住了車門,擋住了導游,他說:“姑娘,你這個年齡,是我女兒的年齡,車上的叔叔阿姨都是你爸爸媽媽輩,他們家孩子也就是你這麼大年紀呢。”
  又是一句朴素的實在話!
  我不知道車上其他人怎麼想,但當我聽到這句話時,心裡一陣陣發熱,一陣陣發酸,一陣陣發麻。一群為了順利過關,為了自己去“方便”的成年人,何以對自己孩子般年紀的導游小姐如此這般。海關安檢的快慢,俄羅斯警察在國境線上的嚴格執勤,哪裡是一個中國導游小姐能改變的?
  真感謝那位乘客那句朴素的實在話,他的話,不僅平息了車上當時的責怪、怨氣,也使我們後來的整個行程,增添了許多溫暖與和諧。
  上面兩件事,都是事態發展到最關鍵、最危險時刻,由於有人站出來,發出了他們應該發出的聲音,使事態改變了病態的發展趨勢,回歸了正確的方向。
  遇事冷靜,在關鍵時刻發出自己的聲音,就是大愛。
  (原標題:生命中那些微弱的聲音)
創作者介紹

家庭清潔打掃

lm44lmgbj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